您的位置:首页 > 综合  > 悲壮的征程 血铸的丰碑——红西路军征战河西始末
[摘要] 但由于国民党军的围攻及形势变化,为避免红军被分割于黄河两岸,东征山西的红军遂于5月撤回陕北,靠近外蒙打通苏联的这一目标未能实现。至此,这支由红四方面军5、9、30军及总部直属部队21800余人组成的西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第二、第四军在甘肃会宁成功会师后,为了在政治上和军事上开辟新局面,红军第四军司令部根据中共中央和中央革军委的命令,共率领包括第五军、第九军、第三十军在内的21800多人。 骑兵师、妇女独立团、回族支队等下属单位,于10月下旬从甘肃省靖远县开展“宁夏战役计划”。 由于形势的变化,渡河部队按照中央和中革军委的指示组成了西线军,挺进河西走廊,独立完成建立河西革命根据地和连接远方(前苏联)的重要任务。在接下来的五个月或更长时间里,红西线军的官兵陆续转移到甘肃西部的景泰、古浪、永昌、山丹、甘州、临泽、高泰、肃南、苏北、安溪等地。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他们在干青地区同国民党反动军阀马步芳和马黥布的十多万个凶恶残暴的敌人进行了战斗。一方面,他们深入城乡宣传党的思想,动员群众以英勇不屈的革命精神和英雄气概建立苏维埃政权,直到历时80多年的血战结束。然而,由于军队自身的不断深入,寡不敌众,缺乏粮食和弹药,任务多变,军队最终打败了温德尔·迪金森的祁连和河西。7,000多名士兵英勇牺牲,12,000多人不幸被俘(其中6,000多人死亡)。只有400多名官兵抵达新疆,标志着中国工农红军历史上极其悲惨的一页。

宁夏战役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联合起来,标志着历时两年的红军艰苦长征的结束。中国革命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面对新形势,如何使党和党领导下的红军生存和发展,如何在多变的国内国际形势下领导全国人民抗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一直是党和红军面临的重大问题。其中,获得共产国际和前苏联的援助,建立更加巩固的战略基础,即“开辟国际路线”,是当时历史条件下党中央政治军事战略演变的重要主线。早在长征时,红军到达陕北后,中央政府就基本确立了向西北发展、跨越距离的战略意图。

为了实现这一战略,中央红军于1935年10月到达陕北,与陕北红军和红二十五军会合。此后,中央红军于1936年2月发起了东征山西的战役。东征运动的一个重要目的是夺取绥远,靠近外蒙古,开辟国际路线。但是,由于国民党军队的围攻和形势的变化,为了防止红军在黄河两岸分裂,正在东征山西的红军于5月撤退到陕北,在外蒙古附近开放苏联的目标没有实现。1936年5月,为响应红二、四军北进,中共中央制定了“西征运动计划”。首先,扩大了陕甘宁根据地。其次,它用相机占领宁夏,开辟国际航线。他还决定组建一支由13000人组成的第一红军西野军,由彭怀德任司令员兼政委,执行西征任务。不久,由于红军三大主力即将会合,中共中央对第一次世界大战作出了稍微明确的计划,指出:“要打通苏联,实现民族抗战,首先要实现西北新形势,这是局部抗战的重要组成部分。”一、二、四军的任务是与东北军协调,开放苏联,巩固内地,出兵绥远,建立西北国防政府实现甘肃北部三军会师,扩大甘肃北部苏区,准备进攻宁夏“从十二月起,三个前线军队中的一个将被任命保卫陕甘宁苏区,并协调东北军队对付蒋介石的进攻。两军将冰渡大江,消灭马鸿逵,占领宁夏,完成苏联的对外开放任务。”

1936年10月中旬,红军三大主力在会宁成功会师,为夺取宁夏创造了有利条件。10月11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制定并颁布了《10月作战计划》(即《宁夏战役计划》),要求第四方面军加快建设一支海军技术部队舰队开往靖远、中卫地区的舰艇,选择有利于进攻中卫、定远两营的过境点,以便在11月10日前完成全部准备工作。侵略军准备由第一军的西部野战军和第一、第四军的第三军组成。正当红军积极备战时,黄河东岸的敌对红军于10月21日发动了全面进攻。在这种情况下,10月24日晚,经中央军委同意,第30红四方面军在甘肃靖远西南的户部口成功渡过黄河。26日,第九军相继渡过黄河。同日1时30分,中央军委报告朱德、张郭涛、彭怀德:“第30军、第9军渡河后,第30军可以占领永登。第九军必须占领红水以北的枢纽地区,准备进攻定远营。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同日17时,许向倩和陈昌浩率领第四集团军司令部渡河,指挥部队渡河。但是,由于黄河以东的红军此时无法击退南方敌人,红军主力被迫向东转移。敌人追击到靖远、达拉兹和中卫的前线。一直守卫靖远渡口和船只的红五军,30日不准西渡黄河。就这样,渡河的红四方面军总部和红五、红九、红三十三方面军与河东红军主力切断了联系,宁夏战役计划被迫搁浅。

三支红四方面军相继渡河后,迅速占领景泰地区,控制了北部通往宁夏的重要门户——一座山、五座佛寺等关键地区。与此同时,11月2日,青海马步芳部的16,000多名步兵和骑自行车的人也来到景泰,在一座山上与我军作战。由于景泰地区人口稀少,食物和水短缺,大部队很难长期作战。许向倩和陈昌浩打电话给朱德、张郭涛、毛泽东和周恩来,询问部队渡河方向。11月3日,军委向许倩倩和陈昌浩报告:“部里主力已经西进,占领永登和古浪,但最好是守住一座山和五座佛寺,并在后方设一个无线电台,以方便交通。”11月5日,朱德、张郭涛向许向倩、陈昌浩汇报:“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是摧毁马步芳部,独立开创新局面...首先占领大井、图们、平樊地区,必要时占领凉州地区。”根据上述指示,许向倩和陈昌浩于11月6日制定了“平范、大井、古浪、凉州战役计划”,并提交中央军委,计划向西分三个纵队攻占大井、古浪、凉州。

11月8日,中共中央根据形势的新变化和渡江部队面临的形势,制定了“新作战计划”。文章明确指出:“徐、陈两军组成了西线军,任务是在河西建立根据地,直接对外开放,任务是在一年内完成。”11月10日,中央和军委正式发布命令,致电许向倩、陈昌浩、李卓然等:“一、你们单位组成西线军;根据你的提议,组织以常浩为主席、常浩为副主席的西路军(军)政治委员会,统一管理军事、政治和党务;(三)第四集团军总司令部将暂时改为西线集团军总司令部,其组织将保持不变。”迄今为止,由红四方面军第五、第九、第三十军和总部直属二万一千八百多人组成的西线军,已经开始了悲壮的西进河西走廊之旅,独立完成了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和国际路线的开辟。

悲壮的战斗过程

甘肃西部河西走廊位于祁连山以南45公里的海拔高度,龙首、合肥、马宗山位于吉林八大沙漠南缘,腾格里沙漠以北。它因位于黄河以西,形状狭窄如走廊而得名。自古以来,它就是从中原到西域的必经之路。经历了汉唐的辉煌和明清的衰落后,马步芳和马黥布长期处于封建军阀的残酷统治之下。他们视这片土地为生命,面对红军的到来,他们迅速集结了各种中国军队和地方民兵组织来包围和拦截他们。

根据“平达谷亮战役计划”的战略部署,红西线军于11月9日挺进河西走廊。11月10日拂晓前,红9军左翼占领了甘柴瓦。上午8点左右,敌人对第九红军阵地发起猛烈攻击,形成激烈的拉锯战。红军第9集团军主力在第27师掩护下向横梁山前进。11月11日晚,第9红军先头部队第25师抵达大梁山,全部于12日抵达。12日晚上10点左右,第九红军日夜与敌人作战。

11月15日,红军第九军全部到达古浪县,各部立即修筑工事,准备按照防御部署作战。11月16日,敌人在飞机和大炮的掩护下对第9军阵地发起了猛烈攻击。虽然第九军打了一场血战,多次击败敌人,但敌人寡不敌众,几乎所有保卫几个重要阵地的官兵都牺牲了。师与师之间的联系被切断,情况非常危急。18日晚,第九红军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立即行动。第30红军第88师第268团向东返回,到达凉州以西的十里铺。

第九红军在古浪艰苦战斗了三天。在干柴洼、凉山和古浪县城的三次大战役后,它杀死和伤害了2000多名敌人,但它自己的伤亡超过三分之一,共有2400人伤亡。其中,排级以上干部伤亡严重,力量大大削弱。当时,有句谚语说“古浪打三战,九军平分秋色”。

右栏由红色30和红色5组成。11月11日,第九军在鼓浪屿作战时,第三十红军开进大井附近,很快赢得图门。在图门稍作休息后,他们继续向西移动,首先包围凉州,然后占领凉州以西的十里堡。红30军第89师和骑兵师于11月18日攻占永昌。第89师的第267师和第269师利用这次胜利夺取了山丹。随后,驻扎在山丹的第五红军接管了第三十军的防务。红30军及其直属部队都集中在梁勇休息和待命。西路军驻扎在凉州西四十里铺,集结在于永昌、山丹和凉州西部。

11月17日,许向倩和陈昌浩致电中革军委和红军总部,请示下一步行动。毛泽东和张闻天在11月20日报道说,徐向倩和陈昌浩:“主力在永昌和苏州之间的线上,牢牢守住东部环形交叉路口,以小股力量占领安溪和敦煌。”11月23日,毛泽东和张闻天再次致电许向倩和陈昌浩,告知苏联“他们坚决反对撤到新疆”。由于“毛炳文有东移的消息”,他们建议集中力量“消灭凉州和永昌之间的马部,只由五军占领西部”西路军在永昌和山丹建立苏维埃革命基地,积极宣传抗日救国思想。

12月12日,Xi安事件爆发。由于红军主力战略部署的重大变化,西线军的军事政策“转向配合和平解决Xi“安事变”的轨道”。协调河东红军,争取两匹马的抵抗,适时通过边远地区,已成为西路军解决Xi事变的重要任务。由于Xi事变后形势的发展和共产国际援助态度的改变,中央军委命令西路军返回东部。12月24日,蒋介石签署了六项协议,接受停止内战和联合抗日的主张。Xi安事件得到和平解决。12月27日,军委主席团指示西路军“继续执行西进任务,占领甘肃、江苏两省,占领安溪。”

西路军西进永昌、山丹后,黥布、马步芳发动了十余团正规军和大批民兵的进攻。从11月18日到12月28日的40天里,西路军几乎没有天天作战。在凉州西十里铺、永昌巴巴、水磨关等地,永昌县和山丹县多次与敌人激战。经过20多次大大小小的战斗,它杀死和伤害了6000多名敌人,对马家军造成了沉重打击。

12月25日至28日,西路军各部门相继突破重围,分别从永昌和山丹撤出。根据进攻赣州、占领临泽、征服高泰的战略计划,他们将兵力分为两路,向西推进。

12月30日10点左右,第五军提前到达临泽县。1937年1月1日,第五军占领了高泰。1月6日,红30军和西线总指挥部进入临泽倪莹嘉子。随着西路军西进临泽和高泰,河东的形势发生了变化。中革军委决定暂停西路军西进,在高泰和临泽建立根据地协调河东。1月8日,中革军委主席团致电许向倩、陈昌浩:“根据双方的情况,……利用这个机会占领高调的临泽粮食产区,集中力量全面反攻追击敌人,消灭其中一个,然后可以建立苏、赣、安三个根据地,距离自然会扩大。”

1月12日,敌人用一股力量钳制了临泽地区的第9军和第30军,切断了高泰西线军与临泽的联系,集中了4个旅、3个团和1个民兵,攻占了第5军司令部高泰县。面对单枪匹马作战的危险,第五集团军的指挥官们浴血奋战。包括指挥官董振堂和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在内的2000多人英勇牺牲。高泰号在20日清晨失踪。由于临泽县主要由西路军直属人员占领,武器装备少,战斗力弱。西路军总供应部部长郑翟逸多次率领警卫连和抗日妇女先锋队及办公室工作人员击退敌人的进攻,但最终由于寡不敌众,他们不得不迁往倪家营。临泽县于23日被马家军收复。当西线军在高处和临泽流血时,军委主席团根据新形势的变化指示东方返回。1月20日,西路军军事政治委员会决定执行军委的指示。第二天一点钟,许向倩和陈昌浩打电报给军委主席团,西路军开始向东返回。

1月24日至27日,西路军突破包围圈返回东部途中,在张掖西南的龙首堡和西东堡地区取得了巨大胜利。这时,敌人意识到西线军要返回东方的意图,并大举动员阻止它。1月28日上午,西路军又从西东堡返回倪家营子。西线军全部被倪莹嘉子围困,处于完全被动的地位。形势急转直下。2月21日晚,西路军冲出倪营,转移到临泽西部的魏地堡。经过一天的战斗,它于22日回到倪的营地,与强大的敌人进行了一场血战。2月28日晚,在倪家营第三次突围后,西线军抵达威腾堡以南的三道柳沟,在那里与敌人发生了激烈的战斗。西路军面临着严重的减员和生死存亡。3月11日上午,西路军总部决定突破三道柳沟,从梨园口进入祁连山。3月12日,第九军和妇女独立团剩余的指挥员和战斗员在梨园口打了一场血战,这场血战有效地覆盖了西线其余部队的转移,几乎全部英勇牺牲。

梨园口血战结束后,西线部队只剩下3000人左右,他们转移到祁连山前往康隆寺。马家军继续追击和拦截进入祁连山的西线军,双方在牛茂山发生激烈战斗。3月13日,265个团在康隆寺附近的青石山掩护其余的部队并截住了敌人。战斗极其激烈,整个团几乎死于英勇牺牲。此时,西路军的形势非常危急。

3月14日晚,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在十窝山召开会议。决定:第一,现有人员分为三个分队,游击作战分散在当地;第二,陈昌浩和许向倩离开军队,回到陕北向党中央报告。3.成立了西路军工作委员会,由李卓然、李特、曾刘川、王树生、程蔡氏、黄超和熊国炳8名成员组成。至此,西路军“开辟国际路线”的战略行动告一段落。

李先念、李卓然率领的左翼支队,经过五月一日前后的多次艰苦跋涉,终于到达了甘新边境的邢星峡谷。在党中央代表陈云和腾戴源的支持下,它于5月7日抵达乌鲁木齐,重新集结成“新兵营”,分批返回延安。另外两个分遣队被敌人驱散,在被俘后被残忍杀害、流放或解救,但他们的理想和信仰没有改变。许多指挥官和战士以不同的方式返回延安。

鲜血铸成的纪念碑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在河西走廊进行了一场悲壮的艰苦血战。它谱写了中国革命史上动人而壮丽的斗争之歌,创造了巨大的成就。首先,红西路军西征对国民党顽固派的力量造成了沉重打击,极大地削弱和动摇了干青地区“两匹马”等反动军阀的封建家庭统治。二是红军西征吸引和遏制了黄河两岸数十万国民党军队的行动,有效协调了河东红军和友军的战略行动,为和平解决“Xi事变”和促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做出了巨大贡献。第三,红军西征也是红军长征的继续。像长征一样,它是一个宣言,一个宣传团队和一个播种机。它宣传党的思想和革命真理,播撒革命的火焰,使长期处于封建军阀黑暗统治下的甘青各族劳苦大众看到希望和光明。第四,红西路军保留和培养了党和军队的部分军事骨干。其余部队进入新疆后,经过学习和训练,大部分成为我军各技术兵种的先锋,为我军各技术兵种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虽然红西路军的西征最终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而失败,但21800名红军官兵做出了惊天动地的英雄壮举,用鲜血和生命铸造了一座不朽的历史丰碑,留下了永远不会褪色的红西路军精神。这就是:革命的理想主义精神,忠于理想,坚定信念,勇往直前;不怕苦不怕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无尽生命和战斗的战斗精神;服从组织,严格遵守纪律,顾全大局。取决于人民生死的合作精神,相互团结,与敌人团结;艰苦奋斗、坚忍不拔、敢于亮剑的精神;忍受屈辱,用毕生的革命言行证明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红西路军精神和伟大的长征精神是一脉相承的。它凝聚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优秀品质,是中华民族伟大精神在革命战争年代的锻炼和升华,是我们今天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红西路军西征是发生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转折点的重大历史事件之一,在中国革命史上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纂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史》对红西路军的历史进行了全面总结和高度评价:“西路军下的各单位是经过中国共产党长期教育和艰苦奋斗而训练成长起来的英雄单位。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在同国民党军队的殊死斗争中,西路军的广大干部和士兵背井离乡,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从战略上支持了河东红军主力的斗争。坚持革命、不怕困难、不怕危险的西路军干部和士兵所表现出来的英雄气概,以及他们对党和人民的英雄献身精神,永远值得人们尊敬和怀念。”

2019年8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参观了高台县红星路军纪念馆,缅怀了西路军的英雄事迹。他强调说,我的心一直在关注西路军的历史和死去的士兵。他们不可替代和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将永远载入史册。他们表现了我们党的革命精神和斗争精神,红军精神和长征精神。我们必须讲党、红军和西路军的故事,代代相传红色基因。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高度评价了红西铁军及其战士的历史,为进一步继承和发扬红西铁军精神,继承红色基因,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指明了方向。

祁连山雄伟壮丽,松柏常青,红西铁军的伟大历史功绩将永垂史册,永垂不朽。

总编辑:王多蒂照片来源:新华社照片编辑:徐嘉敏

加拿大28app 幸运农场购买 吉林11选5